站內搜索:
通知公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仲愷人物 >> 正文
仲愷人物

校友風采⑥|用無人機為農業插上科技翅膀——記我校2020年農業培訓班優秀學員廖永清

發布時間:2021-03-25 13:40:12      作者:黨委宣傳部 郭小娜 校學生新聞中心 陳藝昕 何鈺瑩   圖片:   發稿排行榜 

廖永清 湖南積雨云無人機科技有限公司的植保隊隊長,仲愷農業工程學院鄉村振興培訓學院2020年農業經理人培育培訓班優秀學員。自2017年3月成立農機服務隊與無人機植保隊伍以來,為廣東、湖南、河南、新疆等地的農業提供植保服務,年作業面積13萬余畝,帶動就業創收近80萬元,未來準備構建農業播種、打藥、施肥、除草、收割“一站式托管”服務,讓農民在家用手機一鍵下單,輕松收獲。

感受科技的力量 投身無人機行業

廖永清是一名90后,出生于農村,2011年入伍,服役于新疆軍區某紅軍團,新疆對于他而言,就是第二故鄉。2015年廖永清回鄉從事收割機農業服務工作,看到周圍的鄉親們還是以傳統耕作的方式來種地,非常辛苦,常常想著能不能利用現在的科技,改變一下,讓農耕更高效更便利。2018年,廖永清從做航拍航測業務的戰友那了解到新疆棉花脫葉劑的作業比較緊張。作業季飛機和人手缺口都很大。新疆棉花每年九月份都要打脫葉劑,讓葉子提前脫落,催熟棉花。若錯過打藥的時機,將大大影響棉花的收成。

對于用無人機和人工的區別,廖永清給我們做了一個對比。以前對100畝棉花地打棉花脫落劑,需要雇傭4-5個人,用拖拉機拉個大水箱打藥,人工費至少需要3000多元。每人每天打4畝地左右,全部完成也至少要一周左右的時間。而拖拉機也會把部分棉花壓壞,影響產量。且人工打藥很難消滅藏在葉子背面的蟲子。而無人機由飛手操控,1.5小時就可以完成100畝棉花田的藥物噴灑,僅需花費1000-1500元,花費減半。且無人機轉動時周圍的空氣壓力增大,帶動樹周圍氣壓變化,使葉子發生翻面,將藥全方位打到農作物上,除蟲更加徹底。用無人機不僅提高了防蟲效果,減少了人工成本,也大大節省了時間,更重要的是,打藥需要好的天氣,人工打藥需要一周的時間,有時候天公不作美,很難有一周都是好的天氣,就容易耽誤了農時。

于是,廖永清和戰友兩人,一拍即合決定投身無人機事業做植保工作。兩人投入20幾萬,在湖南成立了積雨云無人機科技有限公司,由廖永清擔任植保隊隊長,負責管理植保隊伍。8月底,廖永清和戰友兩個人一臺車一機子就向著五千公里以外的新疆出發了。但由于資料準備不充分,在進疆檢查站被阻攔了下來,當時山頂溫度2-3℃了,廖永清和戰友就這樣穿著短袖硬生生凍了一晚上。天亮后,他們配合新疆的同志整理好所有資料,到放行的那一刻,兩個人都已經凍得滿臉通紅,手腳冰冷。第一次可謂出師不利,但或許兩人都是軍人出身,有一股不認輸的韌勁,又想到能為第二故鄉獻出自己的一份力,兩人再次燃起干勁。

創業初期遇障礙 更新機器提升技能

2018年的無人機尚未有雷達、攝像頭,需要依靠人工到田間地頭去測量確定障礙物的位置,飛行時,一般需要兩個人,一個人在作業地通過對講機告訴對方現場的情況,另一個工作拍檔則通過對方的描述來控制無人機。兩個人一定要配合好,不然出現偏差,無人機撞到障礙物上,就掉落在地里,造成損毀。

有一次,廖永清和搭檔在新疆作業,由于設備故障,無人機掉落在棉花地里,他在棉花地里扛著重達三四十斤的農機走了六七百米,長得又高又密的棉花田讓他舉步維艱。全身的酸楚和手上棉花的劃痕讓廖永清意識到產品的更新一定要跟上。之后,一旦有新農機面世,廖永清第一時間去了解。公司每年都會進行產品更新換代,每臺農機十萬元左右,對于公司而言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有人建議廖永清,植保農業是個新興產業,可以把每畝地的價格抬高,抓住機遇橫發一筆錢財。但廖永清不為所動,他把價格定在了一個能讓農戶接受的價位上。廖永清說:“用無人機的費用不能比人工貴,才能讓農民享受到科技的的福利!”

公司發展遇瓶頸 培訓學習解難題

用無人機做植保也不是沒有弊端。無人機霧化農藥,可以更全面殺蟲,但由于霧細且輕,對天氣的要求比較高,一般不能在有風或者下雨的天氣作業。若風太大,農藥被吹散,容易出現漏噴;如果作業過程中突然下雨,噴灑工作被迫停止,為確保殺蟲的效果,噴灑過的田地需要重新噴灑一遍,費用則全部由植保隊承擔。

公司采用管理植保隊,植保隊服務農民的運行方式。在公司成立初期,農戶并不信任用無人機做植保的方式,農戶不了解,怕效果不佳。那一年,廖永清大多數時間都在給農戶試驗和展示,在一次次摸索和實驗中慢慢與農戶達成合作。每次開始噴灑作業之前,廖永清都會先前往目的地,觀察地形與農作物的長勢,再與同事談論確定合適的飛行方案。每次作業結束后,廖永清都會定期回訪,了解噴灑情況,不斷改進無人機的噴藥的方式,漸漸地農戶對無人機作業有了認同感。

隨著業務的不斷拓展,公司的人員也隨著增加,便出現了一些經驗管理上的瓶頸。為解決這些問題,2020年,廖永清參加了仲愷農業工程學院鄉村振興培訓學院舉行的農業經理人培養培訓班,培訓歷時20多天。廖永清收獲頗多,他說:“印象非常深的是各行業的精英領頭人的授課,他們自身的經歷給我很大的觸動,那一次我才發我們農業機械化現代化,還有很大的改進的空間。包括后面我們在摸索的“托管式”經營模式,都是從培訓里面得到的啟發。”他表示,大學畢業之后,難得有機會可以參與學習。仲愷學校里有很多在農業領域上經驗豐富的教授傳授經驗,通過這次的培訓也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探討農業問題,這些良師益友是難得的財富。

帶動創收80萬 構建“托管式”服務

無人機不僅僅能打藥,還能播種、施肥,除草,可以說是一條龍服務。以播種為例,以前的水稻插秧需要經過播種、育種的階段,再到人工拋秧,而用無人機播種,則將三個步驟合成一體,直接將有小牙冒出的種子通過無人機播撒到田地里,省時省力。

如今,公司有17個員工,其中包含飛手6名,地勤人員11名,共有14臺無人機。組成三個植保隊,主要業務在粵北和湘北,常德,固定簽約37戶農戶,公司年利潤近80萬元,帶動就業創收近80萬。

2020年12月,廖永清團隊申請的植保站獲批。植保站在湖南省農廳備案,以合作社形式注冊的植保站掛牌,是當地唯一的一個具備社會性專業化的植保組織。接下來,廖永清的植保團隊準備和村委合作,進一步推進農業科技的普及,為區域內農作物提供植保服務。他希望通過努力,爭取在五年內成為湘西與粵北規模最大的專業性飛防組織,達到年服務能力15萬畝、植保機具30套、飛手30余人的目標。

廖永清覺得在農業機械化、科技化的過程中,還有許多可以提高和摸索的。接下來,他希望未來可以全方位地為農民提供“托管式”的服務。“農民只是需要在家用手機下單,播種、打藥、施肥、除草、收割這些工作都交給交給機器去完成。農民靠自身‘面朝黃土背朝天’辛苦勞作的時代過去了,農民靠天吃飯的時代也應該過去了。我們要用科技為農業插上翅膀,保障農作物的收成,增加農民的收入。新型的職業農民應該是可以在家里遙控機器種地,輕松自在的。科技可以徹底解放勞動力,讓農民有更多的時間去陪伴家人、提升技能、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我想只有這樣,農民才會是讓人羨慕的職業。”廖永清憧憬地說,“相信這樣也能帶動更多年輕人加入農業,為農業注入新鮮力量,形成良性循環。”

廖永清說;“我們這些新農民要帶著祖輩的接力棒用新科技走下去,未來還有很多路要走。我們是農村走出來的,更懂得農民的需求,更要服務好農民!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沒有農業農村現代化,就沒有整個國家現代化’所以,我們任重道遠,也倍感光榮!”

(刊登于校報298-299期第三版 2021年02月25日)


仲愷農業工程學院

官方微信

新聞預約系統


上一條:優秀學子①|黨徽貼身帶 到黨和人民需要的地方去——記我校“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陳潤書 下一條:校友風采⑤|創新種養新模式 帶動鄉親致富 ——記仲愷農業工程學院農業經理人培育培訓班優秀學員李清焊


關閉

粵ICP備05008893號 Copyright ?2008 中國· 廣東·仲愷農業工程學院
郵編:510225 Tel:+8620-89003114

by网站怎么打不开了